福彩开奖走势图表|福彩
  • 濰坊報業集團主辦
  • 山東重點新聞網站
首頁>> 文明辦網 文明上網
辭職回鄉生活更加窘迫
來源:濰坊晚報   2017-10-16 09:20:07
分享到:
 復制內容    

  谷芳春與丈夫王守德的結婚證書。

  志愿軍回國后,谷芳春被分配到軍隊療養院工作,遇到了在此療養的戰士王守德,二人結為革命伴侶。轉業后二人被分配到昌樂縣油脂公司。面對饑餓,二人有“近水樓臺”之便,卻沒拿一丁點國家物資。生活困難,無奈下全家回到甘棠村,原本想尋條生路,誰料生活更加窘迫,但二人從未動搖過革命信念。

  革命愛侶信仰堅定 寧餓不拿國家物資

  志愿軍回國后,鑒于谷芳春的身體狀況,部隊安排她到牡丹江軍隊療養院工作,也權作自身康復休養。此時她的生活津貼是6元錢,后來漲到7元。她掛牽著家鄉年邁的父母,他們體弱多病需要治療。她把津貼只留下一點給自己,其余都寄給了他們。突然有一天,谷芳春收到老家文登寄來的信件,她不識字,給她讀信的戰友委婉地告訴她父親去世了。谷芳春黯然落淚。自從參軍隨隊伍開拔以來,她僅在少有的空閑里托人代筆給家里寫過幾封報平安的信。這幾年她浴血沙場,家的概念幾乎被她堅貞不渝的信仰所掩沒,然而她也深深懂得為女則孝的道理。谷芳春是老二,沒有哥哥弟弟,若不是戰亂使她投身從戎,她在家里一定會為父母擔當很多,然而眼下一邊是國家大義,一邊是喪父之痛,谷芳春只有任憑眼淚如決堤之水洶涌而出。

  她把喪親之痛轉化為一種更加執著的工作動力,幾乎把全部心思都用在護理傷員上。她的敬業和細心感動了在這里養傷的27軍戰士王守德。王守德的家鄉在昌邑縣甘棠村,也就是現在的濰坊市峽山區太保莊街道甘棠村。兩人擦出了愛情的火花,并于1953年結為革命伴侶,婚禮在谷芳春的老家文登縣岳家莊舉行。后來谷芳春先后在佳木斯、青島、濟南、益都等地軍區教養院工作,終因身體病痛日趨嚴重,不得不向部隊遞交轉業申請。組織對谷芳春的決定感到惋惜:按政策,論軍功,她應該轉到地方政府任職,可是她沒有文化。幾經斟酌,他們夫婦被安排到昌樂縣油脂公司工作,此時他們已經有了兩個女兒。

  那個年代到油脂公司工作無疑是一份肥差,至少守著大批的糧油不至于捱饑受餓。可天意弄人,1960年大饑餓席卷全國,谷芳春夫婦同樣受著煎熬。鄰居都看不過眼了,對王守德說:“你兩口子真是死心眼,守著些糧食把兩個孩子餓得面黃肌瘦的。換了別人,一天含一口出來給孩子吃,也不會把孩子餓成這樣……”

  谷芳春回憶時,還在重復原來的話:“那是國家的物資,不能碰!”王守德更是斷然說:“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哪怕餓死了,也不能做那丟人的事情!”他是一名鐵骨錚錚的軍人,更是一名信仰堅定的共產黨員。

  回鄉難解饑餓之苦 生活愈加困難窘迫

  王守德回了一趟老家甘棠村,返回昌樂后對谷芳春說,老家南面要修水庫,與其在這里挨餓,不如回去參加集體勞動,修水庫魚會盡著吃,糧食自己種,管飽管夠。谷芳春見丈夫去意已決,便與他一起打了辭職報告。就這樣,1960年10月,夫妻二人帶著孩子回到了甘棠村老家。

  老家的日子并非王守德講得那樣輕松。沒有住處,隊里安排暫借給他們學校里的三間小小的土坯房,這是解放前一個地主家的牛棚改造的。

  家一窮二白,連燒火做飯的柴草都成了問題,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,幼小的孩子們餓得直哭鬧。最無奈的時候,谷芳春把在部隊時珍藏下的唯一一件毛衣也拿到集市上賣了。在這里,穿的用的都不如在油脂公司時好,回老家后原本的國家待遇也沒了。后來她又把自己沒舍得穿的兩件棉衣和襪子也賣了,給孩子們換點吃的,最后連床單和枕頭都賣光了。嚴冬臘月,她赤著腳穿著布鞋,腳上裂開大血口子。

  谷芳春夫婦兩人一直在部隊工作,根本不會種地。王守德鋤地經常把地瓜秧玉米苗給鋤斷,隊長就安排他隨副業隊去采石場推石頭,說只要肯出力,推石頭掙工分要容易些。哪知王守德一雙摸慣了槍的手卻駕馭不了手推車,經常急得滿頭大汗。后來他憑著一股不認輸的勁,征服了手推車,別人推六百斤,他推三百斤也坦然。只是工分掙得比別人少許多。

  谷芳春要參加勞動,還要照顧年幼的孩子們。她積攢一點地瓜干,用石磨磨成面做窩頭。因為戰爭留下的疾病,她一推磨轉圈就頭暈嘔吐,可是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硬撐著一圈一圈轉下來。

  后來家里又添了兩個孩子,能賣的東西幾乎都賣了,實在熬不下去就去隊里預支一點。這樣一來年底結算時不但沒有結余,還總是欠著隊里的。年復一年的往來賬使得這個家庭陷入了泥潭,谷芳春時時感到無望。

  生產隊領回六分錢 搶拾煤渣取暖做飯

  偶然有一年風調雨順,年底隊里喊王守德去生產隊分錢。谷芳春高興壞了,小跑著奔向隊部,結果只得了6分錢。她失落地回了家,再也抑制不了自己,眼淚奪眶而出。

  最難熬的日子是冬天,拿什么把炕燒熱能讓屋里暖一點呢?所有的土嶺荒坡都被草耙子攫取得光禿禿的。王守德無奈之下只能拋下軍人的尊嚴,跟著村里人去了附近的火車站搶拾一點燃煤渣。回到家里燒火時用篩子篩一遍,剔除石子和粗砂礫,篩出的煤才可以做飯。一拉風箱,黑粉末就從灶下噴出來飛滿了整個屋子。每做完一頓飯,谷芳春滿頭滿臉的黑。

  面對生活的艱辛,面對饑餓的孩子,谷芳春痛心過,流淚過,但從未動搖過自己的信念。



關心濰坊大事小情,就關注濰坊新聞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wfnews001)!
     復制內容 責任編輯:   LINUX
 相關新聞  

微信:濰坊新聞網 微信:濰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騰訊官方微博 微信:濰坊移動
福彩开奖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安排 捕鱼达人2 澳洲幸运10规律技巧 西游争霸游戏手机版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彩都会是什么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贵州快3开奖号码查询 苏打地牢如何赚钱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